湖南化州太庙“下马碑”的民间旧事传说

话说化州孔庙,历经七百余载,名著南天,属广东省文物保护单位,其建筑具有鲜明的民族古建风格,尤其是如意斗拱构架,堪称建筑艺术之精华。如今经重修后的孔庙,重现昔日之风采,为广大游客及参观者所一致赞许。历史上,孔庙门前的马路立有一块高大的花岗岩石碑,其文曰:“官员人等至此下马”,故俗称“下马碑”。意思是说,文武官员、庶民百姓,从此路过必须下马下轿步行,以示对孔老先生的尊敬,就连皇帝老子经过也要下辇而行,故事就发生在这里“下马碑”前。

那是明代万历年间,化州出了个举人名叫陈鉴,因文才出众被誉为“岭南才子”,又因智斗贪官出名,后人称其为阿凡提式的机智人物。《陈鉴三戏祝知州》的故事,已被戏剧家编成戏剧,上了电视,广为传扬。这回要说的是:陈鉴利用化州孔庙之“下马碑”智斗祝知州,要此公“下马”的民间传说故事。

祝知州,任职化州,刮地皮三尺,老百姓怨声载道,陈鉴学士戏之再三,定要拉他“下马”。这一天,风和日丽,宝山积翠,鉴水飞帆,陈鉴得知祝知州要偕夫人去化州孔庙“朝圣”,便心生一计,治此公一个对孔子不敬之罪。他与几个知已文友如此这般的作了一番布置……。

上午十时许,祝知州的人马来了。他与夫人双双坐在特大官轿上。前面是衙差,他们举着“?避”、“肃静”的执示牌或拿着水火棍,威风凛凛,鸣锣开道。这支打着“朝圣”旗号的队伍,浩浩荡荡向孔庙区进发,经过大街,引来众多的市民围观,祝知州好不得意。他们很快来到了孔庙区,步入了孔庙门前的马路,直达孔庙棂星门。这时,一个身材魁梧,身穿素服,头戴方巾,目光炯炯的汉子突然站出来,挡住进路,并大声喝道:“请你们退回去!”衙差道:“你吃了豹子胆啦?今天是知州在大人来孔庙‘朝圣’,你敢在此阻拦?”“请你们马上退回去!”此汉子再次厉声说。

有人飞报轿里的祝知州。此公捋了捋下巴的老鼠须,探出头来问:“哪个刁民如此胆大妄为?”“正是小民陈鉴!”回话的就是刚才那个汉子。他真是陈鉴学士,在眨眼间来到祝州的轿前。祝知州一见陈鉴,如老鼠见猫,真是冤家路窄。他被陈鉴戏弄了三次,连自己下巴的老鼠须也曾拔光,丑态百出,如今这鬼才又来滋事寻衅,可怒也:他咳了咳嗓门,壮着声威道:“大胆刁民陈鉴,今天本官是来孔庙‘朝圣’,你横蛮阻拦,该当何罪?”陈鉴道:“像你这种贪得无厌,让天高三尺的赃官,也有面目祭孔朝圣?”“你血口喷人!本官讲仁义礼智信,可谓儒学的忠实信徒!对孔子尊敬有加!”祝知州又捋了捋下巴的老鼠须说。

陈鉴哈哈大笑,接着说道:“知州大人,你对孔子尊敬有加?请你下轿,跟我来看看一块石碑便知。”这时陈鉴几个知己文友也来助阵,要知州下轿去看什么石碑。祝知州无奈只好走出轿门,夫人也下了轿,他们跟着陈鉴等人来到了“下马碑”前。陈鉴道:“知州大人,请你读读这块碑文。”“官员人等至此下马”。祝知州读完碑文,惊得汗不敢出。他说:“我们刚才来时怎么没见这块石碑?”陈鉴道:“你是一钱障目,不见泰山,你没看见石碑,并不等于此碑不存在,它在这里已立了四百余年了。”

祝夫人瞅了瞅石碑,突然娇声娇气地说:“这里写的是官员人等到此下马。我们是坐轿来的,不是骑马来的,与我们无关。”

“你懂什么?骑马坐轿还不是一个样?”祝知州喝住了夫人。

“算你还识趣。”陈鉴道:“祝大人,你刚才经过‘下马碑’不下马,是尊敬孔子还是践踏孔子?”

“这,这……不过,我刚才确确实实没看见这块石碑呀!”祝知州满脸狐疑望着陈鉴。

陈鉴暗自高兴。原来他和知己文友预先用一块大木板将石碑遮掩住了,待祝知州的人马走过后,才将木板抬开,露出庐山真面目。他盯着祝知州说:“大人,‘下马碑’明明白白,你假装不见,该当何罪?”

这时,祝知州强作镇静,抬头朝着雄伟壮丽的孔庙望了望,然后当众大声吟道:“黑云暗孔庙鬼才装鬼。”陈鉴明白这是祝知州出联难他,如果对不上,便等于自己被判决”装鬼辱孔圣”。他两眼观天,神思潮涌,厉声对道:“白日光碑石马贼落马!”

祝知州额汗淋漓。祝夫人屁不敢出。围观的人七嘴八舌,或吟或笑。孔庙门前一片沸沸扬扬的景象。

“祝知州,我陈鉴要将你亵渎圣人孔子的罪行告到知府、省府,不将你这贪官拉下马,我不姓陈。”“将这贪官告倒,告倒!”众人助威。

祝知州扑的一声跪在“下马碑”前……

此传说虽则成了历史,但今天当人们到化州孔庙游览观光时,品味一个昔日在“下马碑”前演绎的故事,也会增加几分雅趣吧!

返回列表